首页 资讯 影视资讯 《九龙城寨》够硬,破不破10亿看命!

《九龙城寨》够硬,破不破10亿看命!

应该很多人都没想到,今年五一档第一部票房破亿的新片,竟然是片名“土里土气”的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。凭借点映期的好口碑与高上座率,它在5月1日正式上映前便已积累了8061万人民币的票房,因此即便预售不占优势,却依然率先实现了 “小目标”。

在点映之前,本片不被看好。毕竟近两年港片在内地的票房成绩一路走低。上一部内地票房破10亿的港片,还要追溯到2021年的《怒火·重案》。去年上映的15部港片,仅1部票房5亿+、1部3亿+,大部分连过亿都困难。

尤其因为积压片集中上映,导致以邱礼涛为代表的香港导演,以刘德华、古天乐为代表的香港明星,总免不了扎堆儿与观众见面。

正所谓过犹不及,审美疲劳迅速消耗了港片的号召力。

然而,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强势扭转了港片的下滑趋势。

影片先是在二三四线城市取得了不错的点映成绩,随后又在北京首映礼引爆了口碑。4月30日,影片仅用8%的排片占比,便收获了18.9%的票房占比,黑马之姿尽显。

五一当天,随着众多新片起映,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收获5066万元票房,排第四。票房占比也明显下滑。在豆瓣上,两万多人参与打出7.5的评分。

影片的品质基本确认。如果随着口碑的论定和排片的此消彼长,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能突破漫改的圈层,它仍有长线热卖、冲击10亿的可能。

文本基于小说,视觉基于漫画

在北京首映礼的映后互动中,导演郑保瑞表示,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的剧本创作,是基于余儿所著的小说《九龙城寨》,而在拍摄的时候,置景、造型、镜头、打戏等视觉元素则大量参考了司徒剑桥所绘制的漫画版。

影片之所以增加了副标题“围城”,一方面是为了区别2021年在爱奇艺上线的网络电影《九龙城寨》(崔炎龙执导,释彦能、虞朗主演),另一方面也是为以后开发续集或前传留有空间。

为什么观众对本片的直观感觉是强烈的漫画感呢?因为小说原著受港漫的影响颇深。

作者余儿的正职便是漫画编剧,参与作品超30部。作家天航曾评价他的小说是“将漫画羽化成段落文字的表达方式”。

作为一部集打斗、友情、复仇、搞笑于一身的cult小说(指非主流、可能不太出名但拥有狂热粉丝群体的小说),其本身就包含了很浓厚的漫画、电影思维。

司徒剑桥将其改编成漫画后,丝毫无损其精髓,不仅本土销量很好,还在日本拿了奖。

只是由于原著体量有限,这本漫画没有像港漫里的经典IP《古惑仔》《风云》《龙虎门》那样长年连载,延续出众多篇章。

有小说和漫画打底的一个最大好处,是人物可以多而不乱。

本片是典型的江湖世界观架构,围绕九龙城寨内外,共有四股势力。每股势力均由一位老牌港星饰演大哥,分别是古天乐饰演的龙卷风、洪金宝饰演的大老板、任贤齐饰演的狄秋,以及黄德斌饰演的虎哥。

影片的故事是由四位大佬的恩仇和利益角逐引发,但卷入命运漩涡的是下一代年轻人,即林峯饰演的陈洛军、刘俊谦饰演的信一、胡子彤饰演的十二少、张文杰饰演的四仔,以及作为终极反派的伍允龙饰演的王九。

同一代人的恩怨情仇、兄弟情义,和两代人之间的抢班夺权、精神传承,竟然被凝练地融在了同一部片子里。

正因为有剧情上的浓缩,所以相较原著,很多角色不可避免地被删减了大量戏份。

不过,这些删减戏份也成为了演员塑造角色、编剧编写台词的养料。换言之,原著提供了最可靠的人物小传。

无论是有经验的中生代演员,还是新生代演员,都很清楚其所饰演的角色身上有什么过往、有哪些魅力。这种脑子里的明确感,让人物的台词、动作,都富有极强的生命力。

比如四仔在终极大战前登场时有一个掀开帽衫的动作。单看这个动作,很普通随意,可是放在电影里,结合角色在前一个多小时的塑造,就会让观众产生非常燃的感觉。

为了在打戏上有所突破,本片特意找来了谷垣健治担任动作指导。

他于1970年出生于日本,曾在仓田保昭成立的“仓田Action Club”习武,后于1993年来到香港,并在加入甄子丹的“甄家班”后逐渐成长为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中唯一的日藉动作指导。

谷垣健治最成功的代表作,是他回到日本后参与的《浪客剑心》真人版系列。

他找到了动漫改编中动作戏虚与实的最佳比例——通过角色的起手式或终结后的定格动作,原著粉能够对应上漫画中的经典招式,但是并不去刻意喊出招式名称,且打斗的过程是高速、不间断的,很好地回避了漫画拼招的中二感。

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的打戏能得到超高评价,正是基于谷垣健治的漫改经验。虽然没有刻意强调和台词提及,但细看的话,片中每个角色的武打动作在设计上是有流派和风格之分的。

战斗风格与角色性格相契合,才是漫改作品的最大魅力。

郑保瑞可不是邱礼涛

兢兢业业的劳模邱礼涛,不幸地成为了港片没落的“背锅侠”。

他拍戏效率很高,也就导致作品又多又杂。当下的观众对类型化的视听冲击兴致寡淡,进影院更多希望能够获得一些情绪上的收获。高产量的邱礼涛,确实容易让观众产生“怎么又是他”的不满。

巧了,在与林岭东、叶伟信、杜琪峰等导演合作中成长起来的郑保瑞,不仅熟稔港片常用的各种创作技巧,而且很喜欢在类型化的外壳里,塞进强烈的表达。

他与邱礼涛的风格,截然不同。

他的《狗咬狗》看上去是一部主打录像厅市场的大尺度动作片,却能入选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。

惊悚悬疑片外壳的《意外》,更是获得了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提名。

尤其是饮恨第40届金像奖的《智齿》和终于获得第42届金像奖“最佳导演”的《命案》,让“郑保瑞电影”这样一个以暴力美学、黑色质感为标签的作者化概念得以成型。

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的拍摄位于《智齿》和《命案》之间,因此也带上了“郑保瑞电影”的色彩。

“九龙城寨”不仅是一个小说和漫画IP,还是香港历史上的真实存在。

其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宋代,原是防卫外敌的据点。1941至1945年,日军占领香港期间拆毁了全部城墙。日本投降后,露宿者开始在这里聚居。

长期的“三不管”(中国不管、英国不管、香港不管),再加上大批难民的涌入和大量非法扩建,令面积约2.67万平方米的九龙城寨成为了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(估算为190万人/平方千米)。城寨内部街道狭窄如走廊,环境卫生极为恶劣。

至1993年被拆除前,九龙城寨都是人们印象中的藏污纳垢之所。郑保瑞在引入江湖概念后,依然保留了它社会之恶疮、历史之毒瘤的现实色彩。

同时,影片也点出了罪恶聚集于此,责任并不在居于此处的底层百姓。

龙卷风身上的英雄属性,正在于他希望给走投无路的人留有一个可以躲避风浪的港湾。九龙城寨纵然是贩毒、卖淫、赌博等非法行为的温床,可它毕竟是数万居民的家。

龙卷风既是这里的管理者,更是这里的守护者。人性之恶掩不住人性之光。

本片斥巨资搭建了九龙城寨独具特色的场景,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压抑感。

一部在故事、人物、打戏上非常漫画感的电影,竟然时不时透着些现实主义的味道,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。

龙卷风身上所展现出的觉悟,有戏剧张力的拉扯。他最后做出的选择,也就能够激发出观众强烈的爱与恨,从而把最终的大战推向视觉和情绪的双重高潮。

观众在享受打戏爽感的时候,在文戏间还能产生程度不低的共情。郑保瑞给的东西还真是量大管饱。

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

NBA有一句经典语录:“Don't ever underestimate the heart of a champion ! ”即“永远不要低估一颗冠军的心”。

这句话特别适用于香港电影人。

香港电影,曾经就是亚洲电影的冠军。虽然行业有兴衰,但曾经当过冠军的人,就会有那么一股子傲气与倔强。

香港电影走出黄金时代后,曾几度被看衰,但总会在危机时刻冒出让人惊艳的作品,暂时止住下滑的势头。哪怕夺不下冠军的宝座,也要守住冠军的荣光。

比如在21世纪初,好莱坞大片横扫全球电影市场时,《无间道》横空出世。

托尼·贾凭借《拳霸》《冬阴功》风靡全球的时候,《杀破狼》《导火线》立即予以阻击。

在业界普遍质疑香港电影人北上后便安于拍续集、吃老本、干行活的时候,原创力作《无双》不仅斩获12.74亿票房,还达到了豆瓣评8.0。

如今,港片在内地又进入了人人喊“没落”的时刻,《九龙城寨之围城》的出现,既让我们找回了《古惑仔》《中华英雄》《风云》等漫改港片的热血燃感,又让我们重温了《英雄本色》的兄弟情义和《独臂刀》的快意恩仇。

郑保瑞用一种集大成的方式,把港片的荣光给“打”回来了。
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《维和》口碑两极排片第一 《火锅》上映两天票房3500万
下一篇
拿下奥斯卡的怪兽大片!把日本打成负数!

为你推荐

 换一换

评论

共 0 条评论

推荐阅读